吁天灵歌:新奥尔良种植园之行

2018-04-09 02:34

住在北卡,南方种植园始终是我想去的一个处所。迄今只去过北卡希尔斯伯勒的枫叶庄园,栅栏里的黑白两色的奶牛向人们摇尾示好。但这个从缅因州南迁至此的庄园,与南方腹地(Deep South)还是有着必定的地舆和文明间隔。我设想中的种植园,《被拯救的姜戈》是一例,主人公逃离了种植园与妻子策马奔向自由。

德斯特汉种植园preytino 图

昆汀这部以德克萨斯为背景的片子充斥血腥,带有好莱坞的窠臼,却激发了我对那片土地的好奇。2014年末去新奥尔良,友嘱我去看种植园,听黑奴们吁天而歌的余音,奈何天公不作美。未了的情意,这次终于得以遂愿。

动身的时候,新奥尔良城的上空飘起了雾,城西的穆斯林公墓被这轻薄的湿气覆盖着。雾霭沉沉,如一曲未散的挽歌。固然新奥尔良的黑人占总人口百分之六十多,但历史上登陆这个海港的人群异样庞杂,城南甚至有几处破败的犹太教堂。不外华人对大西洋和墨西哥湾的熟稔和认同远逊于太平洋。与旧金山华人商铺林立的气象不同,新奥尔良简直难以见到华族的身影。沿着10号公路西行,庞恰特雷恩湖上烟波浩淼,这是新奥尔良周边最大的湖泊之一。公路的南边,自西向东的铁轨上,几十节斑驳破旧的车皮疾驶,与地平线远处炼油厂喷发的浓烟合为一体,宛如列宾的油画,披发出西伯利亚般的辽芜荒漠。新奥尔良最常见的柏树和橡树,在松萝菠萝的掩蔽下,错落分落于密西西比河在南方平原上泻出的大小湖泊和池沼中,神秘而遥远。

橡树庄园两排28棵大橡树,成为南方庄园的手刺。乐育峰图

从新奥尔良到路易斯安那首府巴吞鲁日(Baton Rouge),一路上能够见到很多放弃的甘蔗种植园。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,跟着糖成为“第一个充满着资本主义劳动出产力和消费之间彼此关联的花费品;(西敏司《糖与权利》),它见证了世界系统的分工,形成了经典的三角商业:从加勒比海地区(辐射到路易斯安那)运出的蔗糖被运到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,制成朗姆酒;朗姆酒被运到塞内加尔跟加纳等西非地区,交流成奴隶;奴隶又被输送到加勒比海地域的种植园。

资本主义的昌盛,蔗糖功不可没:糖是资本扩大、幅员铺陈的助推器,香港宝典开奖现场摇球

糖在人类生活位置中的进步,制作和分化了新的阶层。关闭的种植园经济开始兴隆起来,起先是稻米和靛蓝,而后又重要种植甘蔗。在内战之前,从巴吞鲁日到新奥尔良之间的滨河路(River Road)遍布着多达350个大小不一的种植园。

1792年,法国人让·诺埃尔·德斯特汉(Jean Noel Destrehan)在岳父死后,买下了他建的种植园,德斯特汉种植园由此得名。这是密西西比河下游最早发迹的一处种植园。德斯特汉购置田产的时候,正值新奥尔良人口激增:1797年到1810年人口增添了114%。随后五十年,新奥尔良的人口坚持着每十年均匀增加50%的惊人速度。大量西非的奴隶被运送到新奥尔良及其周边地区,为资本主义的扩张添砖加瓦。

到1804年,德斯特汉种植园有56名家奴,每年可能生产20万镑蔗糖。德斯特汉种植园多少度易手,在内战暴发之前的最高蓄奴总人数到达了200多人。种植园经济俨然是要打造一个世外桃源,一个自力更生的城邦。作家奈保尔称之为“宗教;。他写道:“从前犹如一个污浊的梦,让人感到伤感,它就像是一种宗教:促使伊斯兰的什叶人抉择高尚、贡献本人,先知描写的美妙时间和四大哈里发的幻想,那所有都产生在在贪心和野心捣毁被救命的新世界之前。那个特殊的南方过去,假如摈除了种族问题的龌龊,底本可以是可以变得纯洁的。;

德斯特汉种植园的黑奴小屋

现在置身德斯特汉种植园,昔日繁盛的甘蔗林已踪影难寻。曾经参差密布的种植园,只剩下圣约瑟夫种植园还在经营,余下者大都将田产卖给了在墨西哥湾的石油公司。堤坝外围的密西西比河,和北侧蜿蜒的沼泽地,将种植园围成了一方天高天子远的世界。

虽是清冷的冬日,种植园里的田舍亦多为后期复建,但踏在松软的黑土地上,松萝菠萝(Spanish moss)从大树枝桠上垂下,仍然能觉得这个法国度族昔日的光辉。在一处密室中,杰斐逊总统签订的一份委任状,等于堂皇傲人的见证。无论为学仍是从商,政治上的认同是胜利人士的不二法门。法兰西的土豪终于在美利坚的号召下登堂入室,德斯特汉名正言顺做了新奥尔良副市长和路易斯安那议员,跑路圈钱的生意也随之越做越大。钱和权,老是如影相随。黑与白的分化是显明的,主人们华丽的房舍与下人们猥琐的房子判若云泥。担忧油烟滋味的主人们不容许在他们的屋子里设破厨房,只保存了一个热食物用的“暖室;。200多名黑人家奴,都是一家八九口人挤在逼仄的单世间里。人类历史上这场大范围的人口迁徙,恰是美国种族问题的肇始。墙上贴的奴隶花名册,清楚无误地标出了一个人的所有身份、技巧和交易价钱。“孟戈,美洲奴隶,30岁,一只眼,1200美元;老露易丝,克里奥女奴隶,70岁,25美元……;

被运送到美洲的非洲黑奴Keys Public Library 图

1811年,黑奴查尔斯·德斯隆德斯(Charles Deslondes)在法属加勒比殖民地圣多明戈奴隶起义的鼓励下,率领密西西比河沿岸种植园的黑人兄弟姐妹们反抗白人的统治。包含德斯特汉种植园在内的22个庄园,均有奴隶参加了对抗。五百多名黑奴向新奥尔良一路挺进,高喊“不自在毋宁逝世;。他们的目的是像成立新国家海地的圣多明戈起义一样,攻下新奥尔良,树立一个新的黑人共和国。但这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奴隶反抗活动终极惨淡结束,十八名奴隶在德斯特汉种植园被处以极刑,斩首示众,暴尸河野。总共有九十五名黑人被杀戮。

本日新奥尔良法国区乐育峰图

在新奥尔良Preservation Hall排队看爵士上演的人群乐育峰图

黑奴的起义虽然失败,但却为五十年后的南北战斗埋下了伏笔。在内战中,路易斯安那向盟军派出了两万八千名士兵,是所有州中人数最多的。种植园由于蓄奴制的彻底废止,在一夜之间受到致命打击。当时在美国北方蓬勃发展的产业化和个人自由,宣布了曾经富贾天下的南方种植园不仅在经济模式上是落伍的,在道德上也是愚顽不化的。资本主义的发展,要建立在一个平坦无垠的资本流动基本之上。南方经济的自洽自足,是雄心勃勃的工业家们难以容忍的。南北战役清除了路障,取得了大批“自由劳能源;,美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时期。大量被解放的黑奴,去了纽约、芝加哥、底特律,开端他们新的生涯。

两百年过去了,吁天而歌的亡灵,还在密西西比河的两岸飘扬。站在河堤上,我好像听到了他们昔日的吟唱:

在水的上面

是光辉四射的天使

在光中彷徨

可怜的功臣站在黑暗中

看不到光

我盼望大卫和我同行

我愿望大卫和我同行

参加我的兄弟姐妹们

相关的主题文章: